当前位置:上肖北坟网>黄金>网络表情的版权保护还任重道远

网络表情的版权保护还任重道远

时间:2019-10-08 08:47:51 编辑:

新京报记者 赵毅波 实习生 谢碧鹭 编辑 王宇 校对 何燕

将“捂脸表情”注册为商标,有观点认为此举纯属是“恶意注册”,也即“将他人已为公众熟知的商标或驰名商标在非类似商品或服务上申请注册的行为”。这一说法看似有理,实则忽略了一个根本性的前提,那就是所谓“捂脸表情”原本并不是一个商标,也就不存在碰瓷抢注之说了。我国现行《商标法》对注册商标采取以使用为补充的“先申请制”,也就是说谁申请得早商标就归谁。就此而言,注册“捂脸表情”为商标是合乎规则的。

近日,有网友发现大家微信聊天中常用的“捂脸”表情被人申请注册成了商标,虽然目前该商标还在初步审定的公告阶段,但仍引起了不少人的疑惑:如果注册成功,会不会影响大家在聊天中使用这个表情呢?微信表情被申请成商标是否侵犯创作者的著作权呢?该商标申请人表示,自己申请该商标主要用于服装产品,与微信不属于同一领域,不认为自己侵权,同时也不会影响网友们在聊天中使用“捂脸”表情。

真正的问题并不是所谓的“恶意注册”,而是注册“捂脸表情”为商标有侵犯著作权之嫌疑。一个公认的事实是,网络表情凝聚了创作者大量的智力劳动和独特创意,且作品是能够被他人客观感知的外在表达,故而理所当然享有版权。而根据《著作权法》相关条款,网络表情用于商业用途,必须获得授权并支付费用。在此事中,商标申请人金先生此前就已在自家公司生产的服装上印上了“捂脸表情”,这可以说是侵权在前。

半月不能进食,孩子把手指咬得鲜血直流

客观来说,我国关于网络表情的版权保护还很不足,与之相关的IP孵化、商业开发也处于起步阶段,这就给各种投机行为留下了可乘之机……而更好地实现商标申请和版权认定的衔接,应该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必要一环。(然玉)

曾波表示,中国海创周今年将迎来第20届活动。多年来,中国海创周以服务海外学子归国创业为己任,持续汇聚全球创新资源,取得了令人瞩目的经济和社会效益,在国内国外带来深刻而又广泛的影响。2014年起,中国海创周陆续在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地设立5个海外联络站,将项目路演前置到大洋彼岸,将落地服务呈送至学子面前。今天,我们即将见证中国海创周第6个海外联络站的设立——东京站。联络站的搭建,就是为了进一步服务在日本的学子融入祖国发展,进一步促进中日友好合作交流。

台军“汉光”军演假想反败为胜

值得注意的是,金先生说到,自己的服装公司每年会推出上百种款式的产品,出于保护的目的,他会给每一个印在商品上的图案申请商标。所谓“保护”一说实在很暧昧——以商标注册来规避侵犯著作权的风险,这一以事后的合法化追认来掩盖先前违法事实的策略很高明也很鸡贼。但是,需要重申的是,《商标法》明确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而创作者所有的网络表情著作权,显然就属于这样一种“在先权利”。

据长隆野生动物世界总经理张学礼介绍,“长隆动物科普节”是集参观、互动、动物课堂等于一体的科普活动。其间园方将推出多个趣味性十足的科普项目,多角度向游客普及珍稀动物的饮食喜好,倡导公众不要乱投喂动物,身体力行爱护大自然。

“捂脸”表情被申请注册商标,这事原本与公众并无太多关系,就算果真注册成功,也不会影响网友今后的正常使用。据悉,此次申请商标的使用范围主要涵盖服装等产品,与微信所属的“通讯服务”并不属于同一类属,理论上说并不会产生冲突。即便如此,此事还是引发了网友和微信方面的强烈反弹。“趁着还能用的时候抓紧用”,诸如此类调侃尽管有些言过其实、故作姿态,却也在客观上表达了某种基于常识和情感的朴素判断。

科学的衰老观念是怎样的?